我在那次抗洪中入黨

袁巍然

在舉國歡慶喜迎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的日子裏,29年前的那次抗洪經歷再次在我腦海浮現,猶如電影一般歷歷在目。

那是1992年的6月底,我身為南京某軍事院校的學員,正在忙着放暑假的最後準備,不少戰友已經定好了回家的車票。這時,我們突然接到學院下達的命令,安徽滁州市全椒縣出現險情,我院二十多個學員隊的千餘名官兵務必於當天下午到達指定地點待命。

險情就是命令。其餘學員先行一步。我作為學員五中隊五班的副班長,被中隊司務長選中,作為他的副手,負責後勤保障。由於需要準備一些後勤物資,所以上級命令可以晚幾個小時到達地點,但要確保大家晚上能夠吃上熱乎乎的飯菜。司務長和我,還有一名學員,趕緊炒菜做飯,然後裝進保温桶,抬上一輛解放牌汽車,向目的地進發。

等到我們趕到一個集鎮的時候,汽車就不能行駛了,因為平地的水已經超過了排氣筒。很多汽車都停在那裏。得知大部隊是趟水過去的,我們只好下車,找到一位老鄉,讓他推着家裏的三輪車並帶路,將保温桶轉移到三輪車上,另外一個戰友拄着一根棍子走在最前面。老鄉只知道大致方向。由於看不到路面,隨時都可能出現險情,當時我最擔心的是車上的飯菜,因為保温桶半截也泡在水裏,如有閃失,五十多名戰友就會餓肚子。天空還下着中雨,身上雖然穿着雨衣,但我全身都濕透了,汗水和雨水交織在一起。我們行進在茫茫的汪洋中,經過近兩個小時的跋涉,才找到大部隊。

只有一個值班的隊員留守,他告知大部隊已經上堤壩了,直到晚上近十點鐘才返回。儘管飯菜放在保温桶裏,但已經變得冰涼了,大家狼吞虎嚥後便席地而卧。我們學員隊駐紮在村子裏一家剛舉辦婚禮不久的家庭,房主將婚房騰出來供我們休息。由於事先準備的灶具等無法帶過去,所以只好借老鄉家裏的炊具做飯。第二天一大早,老鄉便帶着我到院子的不遠處去找柴,整個麥秸垛也只有上半截是乾的。上午老鄉又帶着我們到他家池塘,儘管周圍用網子擋了起來,但是魚兒還是跑了很多,老鄉説盡管逮吧。我問老鄉多少錢,老鄉憨厚地説:“不要錢,你們不吃也可能就會跑了。”

第三日的凌晨時分,我們被一陣急促的哨聲驚醒。由於我負責後勤,沒有參與。原來是有段堤壩出現管湧,經過三四個小時的夜戰,才將險情排除。那天,老鄉又帶着我們幾個戰友到了他家的西瓜地裏,遠遠看去西瓜都漂浮在上面。每人摘了一“蛇皮”口袋,老鄉又説不要錢隨便吃,我還是稱了一個西瓜的重量,然後數了個數,計算出總重量。儘管大多數西瓜不太熟,還是堅持按照市場價支付了費用。最後離開的時候,將柴和作料都折算了費用,一併交給老鄉。一週後險情解除,我們歸隊時,我向老鄉敬了一個軍禮,表達謝意,而後又緊緊握住老鄉的手,我分明看到老鄉的眼裏噙着淚水,我也不禁潸然淚下。

由於在這次抗洪搶險中表現突出,我被學院評為優秀學員,並光榮加入了黨組織,成為了一名預備黨員。“七一”那天,面對鮮豔的黨旗,我和幾名學員戰友一起舉起右手,在教導員的帶領下莊嚴宣誓……後來,司務長又將他的一本厚厚的現代漢語成語詞典作為獎品贈給我。至今我還珍藏在書櫥裏,每當看到它,就會想起那次的抗洪經歷。如果祖國再有需要,我將義無反顧投身其中,用實際行動詮釋對黨的忠誠。這也是一名老兵一名老黨員的為民情懷。

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註明“來源:德州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 德州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德州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數量較多,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請主動與本網聯繫,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網將及時處理。